欢迎来到咕噜网…

一段分享寄语,你看或不看,时尚就在这里;
一文搭配心得,你信或不信,它都会帮到你!

汽车后市场复工记:有人扛过来了,有人想放弃

点击次数:0  更新时间:2020-04-19 17:30 

[摘要]“一个月房租就2万多,还没算收入,这损失没法计量。”因疫情停工两个月后,王建不得不考虑干不干的事儿,“五一就开始交房租了,到那会考虑干不干的事了,没考虑再营业不营业的事”。

文 / 傲敦

2月13日,王建所在的海淀区某市场终于发了复工通知,他发了条朋友圈说“终于可以复工了”。

本以为按照通知要求办好手续2月20日可以开工,但是直到3月中旬,他还在家中没能去店里。

“一个月房租就2万多,还没算收入,这损失没法计量。”因疫情停工两个月后,王建不得不考虑干不干的事儿,“五一就开始交房租了,到那会考虑干不干的事了,没考虑再营业不营业的事”。

“正好想着退休,这下可以休息了。” 早就开始想着退休的刘老比王建乐观些,他的修理店在三年前就开始“转型”,“我只接熟人和熟人介绍的客户,开店二十多年没想到被病毒给整死了”。

于先生的车服店位于朝阳区,按照社区要求办好手续后,2月18日开始复工。

“我们现在是预约式服务,不过只做简单洗车、保养和实在应急的服务。”于先生说,营业至今每天客流量在个位数,“其他业务主要还是卡在了物流这块儿,就算复工了配件根本运不到,物流现状本身就阻止了开工”。

在朝阳区某豪华4S店工作的陈伟开工以来每天不间断的刷店里海报,“无接触保养服务、全车消毒服务都是我们刚上的,现在看车人少,店里要求我们多发售后类的信息给老客户,特殊时期至少能挽回一些离店的单子”。

本想抓住节后小旺季的这些店,受疫情影响一下进入了冰冻状态,“开也不是不开也不是”,而两组数据又给这些终端中小门店带来了可预见的“冷寂”。

根据汽车维修电子健康档案系统数据显示,截至2月29日,2020年春运期间及疫情防控以来全国机动车维修行业累计维修量914.38万辆次,与2019年农历同期1918.39万辆次的维修量相比下降52.34%,最大单日降幅达90%。

中汽协数据显示,2020年2月,中国汽车产销量分别为28.5万辆和31万辆,较去年同期分别下滑79.8%和79.1%。其中,乘用车2月销量为22.4万辆,环比下滑86.1%,同比下滑81.7%。

很显然,疫情影响正在从大到小、从上而下一层一层渗透到每个企业和每个个体,短期硬抗还是当机立断规划更长的路,在种种不确定面前,王健说“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怕开业就失业的“兄弟店”

据AC汽车数据显示,在维修门店运营中,除去两头的最好和最坏,几乎60%的汽后门店每个月在盈亏平衡的挣扎中过活。

王健的店不在这60%内,按照春节前最差的情况来看,只要开店“每天的流水额将近一万,我们是自营自利的店,你没收入就不赚钱。”停工两个月后,王健说不敢想房租,“自己租着房,店里每个月房租是2万多,生意本来就不好做,没有具体算过损失。”

王建的这家汽车装饰店是跟家里三位亲合伙开的,有贴膜、装导航等各类汽车装饰服务,对于这种店面,春节前后按理应该是个小旺季。

“每年过完年都比较忙,因为老多人年前不回老家,年后回北京都要归置车子。年根买车比较多,过完年正好做装饰。”王建说,市场管理部门早就发通知说可以复工,但是就是不让开门,“市场外面马路边的店也都没正式营业,今儿拖明儿,明儿拖后儿,这礼拜又说3月16号让开门。”

对于这种左右为难的情况,王建跟同行们不是没想过办法。“我们很多人向市场反应能不能免两个月房租,但是市场那头一直没消息。”他说。

作为同行,李老没有房租压力,但是本来的熟客几乎都不来店里光顾了。“我这本来就人不多,现在好,大家不出门,出门也不会来你家店里,不折腾了。”李老说,刚开始开维修店是为了养家糊口有份收入,二十多年下来也算是养老无忧,疫情过后打算把店“兑出去,也省心了”。

其实王建也有这样的困惑,“就算开门了,谁来店里?”没有一定的客流量,“兄弟小店”想要靠老客户维持也是件困难的事情。

采访结束后才想起来问王建他是什么时候开的这家店,他在微信里回复2002年10月,刚刚“成年”。今天一早,我们又给王建发了条微信,他说市场原定的3月16日开门营业计划又往后延期了。

于先生家的汽车服务中心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虽然早早在店里小程序上挂出了预约服务的通知,到现在客流量每天只在个位数。但是相比客流量,于先生更担心的是后期零配件的供应,物流的恢复,他说这些问题解决了才算真正复工。

业内人士预测,疫情期间大家首要关注的是安全,相比往年复工初期流动量会减少很多,仅停留居住地和工作地之间。但是,随着私家车使用率上升,部分维修店业务会逐渐迎来集中增长。

有观点认为,因现金流和客观因素,疫情会致50%的后市场小店倒下。

对此,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郎学红对腾讯汽车表示,50%的比例显然过高,她认为,“小店固定成本相对来说不高,能否支撑下去要看疫情的延续时间,但是从全国各地来看疫情已经接近尾声,这些店面短期内还是能支撑的”。

郎学红认为,关停的这些店面中有些是被“错杀”的,她表示,“如果没有疫情的话,这些店还是能持续经营,那么如何让这些有竞争力的微小企业存活下来,我认为这个需要政策的帮扶”。

裁员不是万能的办法

疫情对所有行业所有参与者的影响都是“公平的”,落到汽车后市场,从大型连锁维修服务店到小型个体户,再到汽配店都受到了不同程度影响。

作为高端品牌车型专修连锁,华胜的全国220家门店收入进入了很大不确定的状态。

华胜集团董事长、总裁周大军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月初我就预感门店2月份收入大幅度锐减、3月份也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从现在抗疫复工来看,我的判断依然如此,但从4月份门店经营开始陆续恢复,预计三季度开始恢复到正常状态。”

周大军预测,一季度保守估计汽修业务损失50%-60%,相对而言,汽配板块由于在年前对于高风险客户已经做了主动降低交易等风险防控措施,预计直接损失大概在几百万,从二季度开始华胜会基本恢复正常9成左右,预计全年影响5%-10%”。

疫情之前,连锁店的优势是管理规范,服务周期反应迅速,配件充足。但是经历疫情后,业内人士预测,这种库存优势可能在短期内成为店面压力,得想办法加快线上获客能力,

于先生的店算是顺利“扛过来的”那一批,他说幸亏现金流还算充足,否则真不知道这次是什么后果,“如果没有足够的现金流储备的话,基本上现在一半都已经死了,好多店都已经死了。我现在听着一堆的汽修厂还有饭馆开始卖了”。

“我刚从地安门回来,人家是值班制就弄一点材料,有了就卖,没有就算了。现在大部分汽修也是这样,那天去亦庄也看了一眼,都是部分营业。”于先生说,这段时间他也认真思考了“活下来”之后怎么优化店面的问题。

3月初以来,随着汽车企业复工复产,很多企业宣布通过降薪和调薪度过这次难关,也有很多小型科技公司、互联网公司变相裁员。

“现阶段裁员没有意义,对我们来说,这不是裁员能解决的问题。”于先生表示,具体怎么做要看正式全面复工以后的经营情况而定,裁员本身就有成本,如果现在裁员经营情况只会更加恶化。

接下来怎么办?于先生首先想到的是,“优化我们的人员配置,说白了就是减少岗位,企业在疫情期间最大的风险就是人员工资的问题,人力成本非常高。现在国家好在还有点补贴,要没补贴不就更惨了吗?”他表示,国家出台了社保延交、减少房租等政策多多少少能缓解一下店面压力。

当然,能否顺利正常复工,仅靠店面复活是实现不了的。于先生、王建都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作为小本生意,除易损件外年前没有备货,年后就算有单子也只能是等供应商开工、物流恢复才能算是整个链条转动起来。

“供应商现在基本都断了联系,都互相看着,你开店了人家才联系你,但是我看他们圈的人也没开工。”王建表示,他的汽配朋友圈“静悄悄”,而于先生说,以前跟供应商订货,两天差不多能到货,现在什么时候到非常不确定。

各行各业都在想尽办法“云”复工,汽车圈掀起了云卖车、云修车的服务后,业内也开始思考这种云端服务是否能够长久?是否能给消费者带来真正满意的服务,更重要的是能否留客?

不断上新的陈伟的情况稍微好一些,推出的各类服务比想象中的“好卖”。“朋友圈里发海报之后,确实有些客人预约了,可能还是觉得店里有统一管理比较放心,有一次性手套,每天有人消毒。”他表示,目前店里单日预约最多收到过10单,不知道后面是什么走势。

据业内调研发现,42%的商家自有资金周转不超过3个月,80%商家现金流不超过6个月。

郎学红表示,疫情对汽车后市场的短期影响较明显,随着生产生活秩序恢复,车主开始正常使用车辆,无论保养还是事故车维修需求会快速恢复。

门店消费者或变得更“挑剔”

疫情期间,几乎所有汽车品牌门店推出了线上保养服务,对此业内观点形成两头极端,部分人认为这是纯营销噱头,也有人认为疫情的新增业务和模式会加速转型升级。

业内人士看来,疫情可能会让传统汽车售后市场存在的弊端集中显露,如服务质量得不到保障,门店配货不齐全等等。

这也正是刘老担心的点,“病毒无处不在,我们这种店开门营业再怎么消毒,人家可能不见得信你,都想着花钱买安心。”刘老认为,疫情刚刚结束,人们会更加注重生活品质,被抑制的消费可能会在短时间内表现为“报复式高端消费”,“这种小店人家看不上”。

疫情确实激发了人们的创造力,汽车厂商推出N95口罩级别空调滤芯,一键杀毒、健康汽车等词成为各大品牌营销热词,但是需求量到底如何,目前没有厂商公布具体数据。

此前德勤发布的《2019中国汽车后市场白皮书》(以下称《白皮书》)认为中国汽车维保市场快速成长的万亿级巨婴市场,2020年中国车市有望超越美国成为保有量全球最大市场。

《白皮书》认为,车龄增长、保有量增加双效驱动汽车后市场高速发展,使后市场逐渐成为新的产业焦点,中国汽车行业也从增量明星向存量巨无霸转变,独立后市场渠道进入整合阶段,迎来快速发展机遇。

而经历了此次疫情,正在走向万亿级的汽车后市场突然按下了暂停键。

周大军预测,在生存压力之下,维修门店将面临更加激烈、残酷的淘汰赛。以当下针对车辆疫情防治的车辆消毒杀菌项目而言,“消杀大战”硝烟弥漫,0元免费比比皆是。可以说,这次新冠疫情将加速行业洗牌速度和头部竞争。

AC汽车认为,对于维修门店而言,空调消毒等业务在一定时间内将成为刚需,这是增量业务,更多业内人士预测,5、6月份业务才能全面复苏。

中国汽车后市场模式的探索从未停止,但由于汽车后市场行业的特殊性,真正的破局者寥寥。

3月,一家新公司的正式营业给“低头丧气”的汽车后市场带来了新气象。

由埃克森美孚及其经销商投资公司孚筱、腾讯和途虎共同成立的上海孚创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孚创)正式投入运营,注册资金13.5亿元,于今年1月在上海自贸区正式注册成立。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后来者,孚创被誉为是产业搅局者,创新多年仍未能实现真正实现线上线下链接的汽车后市场,也在观望着这家公司当下的一举一动。

孚创总经理曾红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疫情让这家新公司看到了更多的发挥空间,“疫情之下,云作业、云会议等形式将成为时尚,这对要在汽车后市场建立上下游数字化汽车养护服务生态的孚创来说,有了更多的发挥空间。我们希望通过‘S2B2C’模式贯穿上下游产业链,扩充门店端的客户群,从而在‘云’世界里尽快在市场上脱颖而出。”

(应被访者要求,文中名字均为化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上一篇:潍柴氢燃料电池发动机工厂正式投产
下一篇:没有了